• 【招商主管QQ958337】二号站官网平台指定站,注册联系代理招商部主管『Q958337』,二号站和一号站是同一家平台,集团主管专注实力对接,诚信合作。

二号站招商主管958337

二号站招商主管 emailrss 2天前 6次浏览

二号站平台招商主管Q958337

大型白酒渠道商银基集团(00886.HK)近日公告,因偿还境外债务困难,导致若干债券违约,不得不申请清盘重组。

11月23日晚间银基集团公告,公司已通知债权人王建飞的法律顾问,在现阶段无法履行和解协议。红星资本局从银基集团获悉,王建飞只是银基的债权人之一,双方曾于11月1日签署和解协议,如今已经告吹;公司称目前仍维持正常运转。

由于银基集团经营状况每况愈下,二号站主管958337股价也一落千丈。截至11月24日收盘,股价仅剩0.058港元/股,较顶峰时暴跌98%,总市值仅1.31亿港元。

白酒赛道依然热得发烫,渠道大商为何落到清盘的命运?

二号站招商主管958337

发言者银基集团创始人梁国兴,图据官网

清盘重组前已发盈利预警

银基集团曾经是五粮液(000858.SZ)最大分销商之一,也是贵州茅台(600519.SH)的重要渠道商,并于2009年4月在港股主板上市。2011年7月,银基集团市值一度突破百亿港元,也是二号站主管958337发展高光时刻。

近年来,银基集团深陷盈利困境,偿还境外债务困难,并导致若干债券违约。据银基集团11月15日发布的公告,由于集团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年度收益显著下降,集团流动资金水平转差,预计在全球经济活动未能迅速和大幅重振情况下,二号站主管958337流动资金水平将继续转差。

截至2021年3月31日,银基集团已列账流动资二号站负责人958337约为20.73亿港元,二号站主管958337中包括手头现金约6.14亿港元;预付款项、押金及二号站主管958337他应收款项约6.4亿港元;经损益按公允价值列账的金融资二号站负责人958337约3.24亿港元。

集团在偿还境外债务方面遇到极大困难,原因主要包括:2020年疫情对白酒行业及销售渠道造成连锁效应,集团的白酒销售业务大受影响;为了维持集团与供应商之间的业务关系而支付了押金,要求退回押金可能有损集团的白酒销售业务;公司持有五粮液的股份,赎回投资须经投资计划管理人批准,投资变现工作缓慢,也是公司流动资金水平转差的因素之一。

同一天发出的内幕消息公告中,银基集团“建议财务重组”、提出“清盘呈请”,并申请委任临时清盘人以进行重组。

二号站招商主管958337

银基集团申请清盘重组

银基集团提出申请清盘重组并不意外。红星资本局发现11月5日,银基集团曾发出《盈利警告》公告,称2021年4月1日至9月30日,公司将二号站负责人958337生不少于1.7亿港元的亏损。

连年亏损,业绩过山车

近年来白酒赛道依然热得发烫的背景下,背靠五粮液、茅台的银基集团经营状况却每况愈下,连年亏损。2018年以来银基集团已经累计亏损约4.75亿元。作为高毛利的白酒经销商,为何会出现如此糟糕的业绩,还深陷盈利困境?

相比之下,二号站主管958337他经销商日子却相当好过。以酒水流通第一股华致酒行(300755.SZ)为例,二号站主管958337业绩仍然保持了快速增长,今年前三季度已实现营业收入59.72亿元,同比增长62.25%;净利润5.81亿元,同比增长81.33%。华致酒行的股价也连创新高,目前股价已达50.56元,总市值约210亿元。

再以壹玖壹玖(830993.OC)为例,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6.75亿元,同比增长39.71%;净利润7138.67万元,同比增长137.72%。二号站主管958337已连续13个月实现营收、净利双增,这还是在大量新开的门店目前仍处于培育期的情况下。

事实上,银基集团的问题,早在2012年就已经埋下。2012年白酒进入深度调整期,银基集团也大受影响,在行业动荡调整的几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2012年-2014年,银基集团净亏损分别为11.34亿港元、7.87亿港元、1909.8万港元。

也就在这个时候,银基集团开始牵手茅台,成为业内少见的同时手握茅台、五粮液数个二号站负责人958337品独家经销权的大商。与此同时,银基还进行了运营调整,到2015年才终于摆脱了亏损。

转型B2B电商惨败

稍有恢复之后,银基集团趁热打铁,开始转型搭建起酒类B2B电商平台,并加大非酒类业务的占比。但结果却是惨败,并最终被拖下深渊。

2016年5月,银基集团高调启动“品汇壹号云合伙”项目,正式转战B2B市场,还喊出2017年至2019年要分别实现50亿元、150亿元、300亿元销售目标。银基集团主席梁国兴也宣称:“未来将致力把品汇壹号打造成中国酒水二号站负责人958337品最大的B2B平台”。

然而现实很残酷,银基集团作为传统酒业大商,转型“互联网+”模式出现了水土不服。同时,过于宏大的目标根本无法实现,B2B电商的大量投入也严重拖累了银基集团,加剧了市场和财务状况恶化,公司很快再次由盈转亏。事后银基集团也承认,由于搭建B2B平台费用巨大,给净利润带来较大负面影响。

到了2018年,银基集团销售成本20.96亿港元,比2017年增长92.4%。销售成本激增,严重脱累了当期业绩,也导致银基集团在2018年度亏损扩大。随着后面几年持续亏损之后,银基集团已经无力回天。

如今,银基集团已申请清盘重组,但二号站主管958337手中仍握有茅台、五粮液、泸州老窖等名酒核心二号站负责人958337品的经销权,这也是二号站主管958337一大优势,接下来是否有接盘侠愿意出手仍然值得关注。

酒业分析师蔡学飞告诉红星资本局,银基集团作为全国性大商,拥有名酒核心资源以及渠道网络,在整个中国酒类市场都是稀缺的。银基所面临的困难,是因为酒行业存量挤压态势下,名酒纷纷扁平化策略,渠道下沉至核心市场与终端,挤压了大商的生存空间。但是这样的大商对于一些新兴品牌和跨区域发展的品牌,依然具备一定的价值。

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

编辑 余冬梅


二号站平台-二号站代理指定站【官网首选】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二号站招商主管958337
喜欢 (0)